特寫:現代游牧人

  • 2020-06-11 10:50
  •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呼和浩特6月10日電 題:特寫:現代游牧人

  新華社記者徐壯、劉磊

  孟夏的朝陽還未升起,屋后的牛群靜默安歇,這是一個沾著露水的六月初清晨。內蒙古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的瑪尼圖嘎查里,賽音敖其樂圖大叔一家5口起床已久,帶著落地玻璃窗的小屋幾乎被搬空,棉被鍋碗等早被打包裝車。

  賽音大叔全家以放牧為生。他們要在這時節北上,循著先人走過千百年的路,追逐夏季牧場的豐沛水草。

  即將去的地方沒有電,電視、洗衣機等電器都不必帶走。清點物資后,賽音大叔拉著兩個8歲的孫子趕牛出院。手捧哈達,嘴里吟著古老的吉語,祖孫3人熟練地把剛醒來的牛趕向大路。牧民們相信,這樣的儀式能為轉場帶來祝福。

  轉場,一次自南向北的遷徙之旅,也是一次古老游牧文化的復刻。用今天的眼光看,古代牧民逐水草而居的選擇甚至蘊含科學道理:夏季北上、冬季南歸,草場得到最大程度利用,草原也有充足時間恢復。

  賽音大叔說,小學五年級時他就成為牧民。今年51歲的賽音大叔,要帶著家人轉場。“除了放牧我什么都不會,放牧我最擅長。”

  30年的放牧經驗變化諸多:路還是那條路,但大半路線已變成了有水泥覆蓋的公路;牛還是緩慢的牛,但趕牛人已經可以坐著摩托車在牛身后甩鞭;車還是必不可少的工具,但木制勒勒車早已換成了四輪卡車。可惜牛羊蹄緩,再先進的車也只能走走停停,跟在這些牧民的寶貝們身后。

  于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轉場之路,全程超過100公里,得花上3天時間。

  有了貨車,不必像以前一樣風餐露宿,但該走的路少不了一步,該趕的70多頭牛每頭都要操心。賽音大叔的兒媳烏仁圖雅是趕牛的主力。她穿著玫紅色皮夾克,蹬著一雙大黃靴,成為綠色草原上最跳躍的色彩。

  隨著路程過半,水泥路漸漸變成土路,而后又變成幾道車轍,這是逐漸進入草原深處的標志。

  到達賽音大叔家的夏季牧場,需穿越內蒙古的高格斯臺罕烏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這里的保護站也成了牧民們必經的關卡,只有持通行證才能通過,工作人員還會仔細清點牲畜數量,給牧民發放蒙漢雙語的游牧指南。

  阿魯科爾沁旗林草局副局長額爾敦巴根在保護站告訴記者,今年,旗里通過計算草原載畜量,進入夏季牧場的牲畜由去年的50多萬頭只減少到約30萬頭只。明后年這一數字將繼續減少,“我們倡導文明放牧”。

  行至第3天,離自家草場只有幾公里之遙,草原上卻風云突變。豆大的雨點加上大風,打得牛群躲在樹叢里縮頭不動。烏仁圖雅只能穿上雨衣勉強趕牛。“雨不知道什么時候停,耽誤太久會擋住后面牧民的路。”她在雨中說。

  但是風雨太大,一家人只好把牛暫留在樹叢里,先前往自家蒙古包收拾。

  綠草環繞的蒙古包潔白如草原上的白蘑,保持著傳統的樣式,只是內里已經變成了鋼鐵結構。賽音大叔和妻子冒雨給蒙古包裝上爐子,濕冷的蒙古包里也有了煙火氣。家人們齊出動,安上發電用的太陽能板,鋪上民族花樣的被褥,擺開新鮮的蔬果油鹽,一個溫馨的小家呈現出來。

  傳統的游牧和現代生活就是這樣彼此交叉。賽音大叔說,有了車,可以隨時回家取東西、買點菜,雖然夏季牧場沒有手機信號,但也不是那么與世隔絕。放牧也挺有盼頭,“去年家里賣牛的毛收入能有40多萬元。”

  雨過天晴,藍天在層層的卷云里露出了臉,一個個水凼瑩瑩發光,經過一個冬春休養的草原更顯深綠。賽音大叔家的牛群起身,浩浩蕩蕩向前去。

分享:

責任編輯:楊騰格爾 李國棟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6101103
欢乐捕鱼人苹果版 吉林十一选五吉林省十一选五 贵州十一选五稳赚绝招 南方双彩APP 鑫配网配资网官网 10分快3可以作弊吗 青海快三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开奖三位数 股票配资好吗 陕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股票集合竞价成交原则 急速赛车11 山东11选五遗漏查询 澳门十大赌场排名 江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澳大利亚快乐8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