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光的鏡頭里 你永遠是最美風景

  • 2019-11-14 10:32
  • 來源: 內蒙古日報

  內蒙古師范大學南門今年正式啟用。

  內蒙古師范大學的老校門。

  1981年內蒙古財經學院圖書館部分館員合影。

  內蒙古財經大學圖書館。李瀚晟 攝

  內蒙古大學主樓初建時的面貌。

  內蒙古工業大學建筑館原貌。

  改造后的內蒙古工業大學建筑館有了新功能。

  內蒙古大學蒙古語言文學系蒙古語言文學專業1979級畢業照。

  內蒙古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新聞與傳播專業2019屆研究生畢業照。

  內蒙古大學校園。

  作為培養青年學子的搖籃,70年來,內蒙古各高校校園裝滿了一屆又一屆畢業生的記憶,與母校纏綿廝守的是他們的青春和夢想。校園在時光的柔線里變得更美也更深沉。70年來,初心不改,使命無悔——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校門:邁進這道“門檻”,你就是最美追夢人

  校門,就像是一扇“家門”,初見時刻,當滿臉青澀的你站在它面前時,讓你歸屬感滿滿。校門里,有魯迅眼里對學生一視同仁的藤野先生,有讓冰心永遠忘不掉的T女士……那些“私人訂制”的專屬片段,是每個人對母校的獨特記憶。

  今年,內蒙古師范大學賽罕校區南門正式啟用,細節設計精巧,每一處都獨具匠心。從外面看,校門像一本書,也像一雙張開的臂膀,展現著學校海納百川、兼容并蓄的氣質,表達出包容多元文化的博大情懷。跨進去,校門又變成了一對展翅欲飛的雄鷹翅膀,讓每一位學子在這里插上夢想的翅膀。這座校門由內蒙古師范大學國際設計藝術學院的教師團隊設計,設計人之一屈勇說,校門設計包含了很多民族元素,有各民族大團結的美好寓意。最具代表性的是“內蒙古師范大學”字樣正上方雕刻的蒙古族勛章圖紋,圖紋的設計靈感取自蒙古馬馬鞍傳統形象,體現了學校對莘莘學子的期望與厚愛。

  “看看老校門,再看看新校門,讓我想起當年那些艱苦難忘的執教歲月,讓我想起第一次踏上講臺的緊張心情,讓我想起學生第一次叫我‘老師’時的喜悅……”談到校門,內蒙古師范大學離退休教職工工作處黨委委員、老年書畫協會會長邢夢麟感慨萬千。邢夢麟今年75歲,他說,東門是舊校門,正對文史樓,學校幾次大型修繕都刻意保護了原始的建筑風格,滿滿的年代感和文化痕跡別有一番韻味。南門正對著圖書館,造型方面創意十足,寓意深厚,每一個站在這里的師大人都會有強烈的自豪感,為的是學校厚重的歷史和快速發展的腳步。從東門走到南門,短短幾分鐘的路,邢夢麟說得最多的就是“時代在進步,社會在發展”,他準備畫幾幅寫生作品,畫出老校門到新校門的景色,用筆記錄下這“進步”、這“發展”。

  圖書館:變遷的是場地桌椅,不變的是育人初心

  “我的一生都和內蒙古財經大學圖書館有著不解之緣!”內蒙古財經大學圖書館副館長董和生說,“從沒有獨立圖書館到有獨立圖書館,再到現代化的圖書館;從紙筆辦工到計算機辦公、再到網絡信息系統平臺辦公,從簡單的圖書借閱到學科服務,我親身經歷并見證了內蒙古財經大學圖書館的建設和發展。”

  1980年,董和生考入內蒙古財經學院(現內蒙古財經大學)工業經濟專業。據他回憶,當時學校的圖書館設置在教學樓內,面積只有5個教室大小,借書人需要先按照書名、作者或分類找到書籍對應的目錄卡,抄寫到索書條上,由圖書館工作人員找到相應書籍后再交到借書人手中。這對借閱者和圖書館工作人員來說都是一件費時費力的事情,這套借閱方式使用了幾十年。1984年,董和生大學畢業后進入內蒙古財經學院圖書館工作。同年,內蒙古財經學院圖書館(現內蒙古財經大學東區圖書館)投入使用。東區圖書館共3層,使用面積4700多平方米。隨著硬件條件的升級,圖書館館藏書籍倍增,先后增設電子閱覽室、報刊閱覽室、自習室等,功能日漸豐富。2010年,內蒙古財經大學西區圖書館投入使用,西區圖書館使用面積為27000多平方米,館內配有會議室、展覽廳、書吧等服務設施,閱覽座位3700余個,設有電子閱覽室、單間學術研討室、多功能報告廳等,可舉辦講座、培訓、展覽、學術交流、讀者沙龍等活動。

  2013年,內蒙古財經大學圖書館加強內涵建設,對館內軟硬件條件進行了升級改造,成為自治區第一家高校數字圖書館,館內閱覽區增設電子閱讀設備,讀者可以隨時借閱圖書、進行電子閱覽,實現了“傳統閱讀”與“數字閱讀”的無縫銜接。近年來,圖書館連續開展了讀書宣傳月、“你選書我買單”等線上線下活動。草原絲綢之路文庫、特藏文庫等重點打造的特色項目為校園文化、學科建設增光添彩。董和生介紹,內蒙古財經大學智慧圖書館信息平臺即將上線,今后將依托大數據更高效地為全校師生的教學、科研工作提供服務。

  建筑館:紅磚綠瓦講述“涅槃重生”的故事

  都說老建筑是會說話的歷史,每一塊磚、每一面墻、每一棵樹木都留存著歲月的痕跡。在內蒙古工業大學的校園里就有一座這樣的老建筑,靜靜矗立,訴說歲月更迭中的奮斗故事。

  內蒙古工業大學建筑館始建于上世紀60年代,曾經是一個鑄工車間,在學院的歷史上扮演著實踐教學場館的角色。對于一些老工大人來說,在這個車間里挑燈夜戰、指導學生實踐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因為產業結構調整,昔日熱鬧的它逐漸“安靜”下來。2008年內蒙古工業大學對其進行改造,如今這里成為內蒙古工業大學建筑學院的建筑館,這棟一度被人遺忘的老建筑又熱鬧了起來。

  建筑館的改造充分利用舊廠房的功能和空間,布局恰到好處。屋頂接近天窗的上部空間被改造成天然的美術教室;廠房東南角陽光充足,設立了圖書閱覽室;南部的獨立車間寬敞平展,改造成了報告廳。“重獲新生”的建筑館變成了一個集教學、展覽、實驗為一體的多功能新場館。第十九屆亞洲建筑協會建筑獎保護與改造類金獎、全國優秀工程勘察設計行業獎一等獎、世界華人建筑師協會金獎、中國國際室內設計雙年展金獎、內蒙古自治區優秀勘察設計獎一等獎……這一座凝聚工大人智慧的建筑得到了廣泛認可。

  內蒙古工業大學建筑學院副教授范桂芳今年54歲,她參與了這棟老建筑改造的整個過程。她說:“這里不但記載著工大的歷史,也展現了工大的輝煌,是個化腐朽為神奇的地方。”它重獲新生的盎然生命力讓走進它的人總能有不一樣的感受。紅色的墻磚、青色的地面,這些時光印記與極具現代氣息的裝修風格相得益彰,令人嘖嘖稱奇。這座老建筑已經成為內蒙古工業大學的一種情懷,一處新地標,一個“打卡”圣地。

  畢業照:黑白色寫滿回憶 五彩色描摹未來

  “這張畢業照可有點年頭了。看,那時候的我還有一頭茂密的頭發!”烏力其爾指著書柜里的一張老照片,思緒回到了30多年前。1983年7月的一天,在內蒙古大學主樓前,蒙古語言文學系蒙古語言文學專業的師生迎來了大學生活中最難忘的時刻——拍畢業照,烏力其爾就在其中。“那個年代,拍張畢業照可有不少講究,穿著要得體,‘的確良’襯衣、軍綠色或黑色衣褲是標配;表情要嚴肅,拍照時要抬頭挺胸、目視前方。這張畢業照是我們在大學校園里最后一次隆重的相聚。”說起當時的情景,烏力其爾感慨頗多。多年后,烏力其爾還和一些同學保持著聯絡。“大家現在過得都挺好,回頭想想,當時的生活雖然沒有現在這樣五彩斑斕,但我們都對未來充滿期待。”烏力其爾說。對那個年代的大學生而言,那張黑白的畢業照見證著他們“懷揣夢想、篤定前行”的人生路。

  時鐘撥到2019年,同樣是郁郁蔥蔥的校園,同樣是離別的七月,同樣是畢業照,如今它變得色彩斑斕,充滿個性。畢業照上的主人公名叫周妍,是內蒙古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新聞與傳播專業2019屆研究生畢業生。照片上的她穿著一身筆挺的碩士服,臉上洋溢著燦爛笑容。周妍說:“今年,我結束了在內蒙古師范大學的六年學習生涯。拍畢業照時,大家都打扮得精致用心,把最美、最自信的一面展現出來。雖說免不了傷感,但現在通訊發達,可以隨時打電話、發微信問候彼此,可以坐火車、飛機見面,我們之間的感情并不會就此隔斷。畢業照并不是結束,未來,我們還會和照片上一樣肩并肩、手挽手。”畢業不久,周妍考上了呼和浩特市某事業單位,“走出校園、走進社會,現在我已經慢慢褪去稚氣,在工作中學習新知識,每天都干勁兒滿滿。未來,我會繼續腳踏實地、努力前行。”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畢業照記錄著學生的成長,也記錄著時代的變遷。改革開放40多年來,內蒙古各高校累計為國家和自治區培養了200多萬名大學生。如果把每個人的畢業照組合起來,不就是北疆大學生奮發圖強、描摹未來的照片墻嗎!(記者:白宇 尤北紅 蒙古樂 丁寧)

  (圖片除署名外由內蒙古師范大學、內蒙古財經大學圖書館、內蒙古工業大學提供)

分享:

責任編輯:曹楨 李國棟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30646
欢乐捕鱼人苹果版